乱世中的智慧:品味史书中的洛阳人物刘禅

 “此间乐,不思蜀”,余音未落,洛阳城内的一处宫殿里的众人哄然大笑,从此“乐不思蜀”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成语;“扶不起的阿斗”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;昏君庸人成为蜀汉后主刘禅的挥之不去的代名词。然而,品读史书以来,发觉自古亡国之君难有善终,从被班固盛赞“死生之义备”的秦末帝子婴到吟唱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的一代词帝李煜,从禅位于朱温的李柷到创造出瘦金体的宋徽宗,这些末代帝王都是亡国而后惨死,反观这个“昏君”刘禅却是惬意的享受安乐公的生活,而后在洛阳寿终正寝。如此看来,阿斗不愚! 在印象中,阿斗是那个赵云长坂坡七进七杀方才救下的少主,他是那个因思念孔明特将其从占尽优势的北伐前线召回的昏君,他是那个享受亡国后舒适人生的庸人……然而细读三国志才发展,阿斗非但不笨不愚,反而颇具智慧,尤为懂得生存之道。 阿斗聪慧,诸葛亮对其评价颇高。在刘备遗诏中提到,“丞相叹卿智量,甚大增修,过于所望,审能如此,吾复何忧?”,刘备对自己的儿子很放心,既是撒手人寰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。而诸葛亮在《与杜微书》中更是评价刘禅说:“朝廷年方十八,天资仁敏,爱德下士。”可见,孔明眼中刘禅是一个聪明而且肚量大的少主。 阿斗理智,因势利导。诸葛亮掌握蜀国军政大权,“政事无巨细,咸决于亮”,那是阿斗安守本分,并提出“政由葛氏,祭则寡人。”虽然不愿北伐,规劝诸葛亮时说,“相父南征,远涉艰难;方始回都,坐未安席;今又欲北征,恐劳神思。”在诸葛亮拒绝后,刘禅依然全力支持其北伐,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。但诸葛亮一死,刘禅即刻停止了空耗国力、劳民伤财的北伐。 阿斗识人,不被蒙蔽。诸葛亮死后,魏延与杨仪为争夺军权,产生分歧,相互诬告对方造反。看完魏延表奏,阿斗说:“魏延乃勇将,足可拒杨仪等众,何故烧绝栈道?”魏延死后,刘禅也没有听信杨仪一面之词,并未真的认为魏延是乱臣贼子,降旨曰:“既已名正其罪,仍念前功,赐棺椁葬之。” 阿斗怀荣,善于拉拢。为加强统治,他先后立张飞的两个女儿为后,史载,“后主敬哀皇后,车骑将军张飞长女也。章陵元年,纳为太子妃。建兴元年,立为皇后。十五年薨,葬南陵。后主张皇后,前后敬哀之妹也。建兴十五年,入为贵人。延熙元年春正月,策曰:“联统承大业,君临天下,奉郊庙社稷。今以贵人为皇后。”后来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关羽之孙关统为妻,这样就加强刘关张的联系,刘备政权最核心的势力变成了自己最可依靠的班底。 阿斗治国,善于平衡。为杜绝诸葛亮时的大权独揽,刘禅让费祎为尚书令后迁大将军,录尚书事,主管政务,以蒋琬为大将军后迁大司马,主管军事,把军政大权分开,让两人的权力相互交叉,相互牵制,但又各有侧重。而蒋琬死后,刘禅“乃自摄国事”,大权独揽,彻底解决了蜀汉多年“事无巨细,咸决于丞相”的政局。 世人好以成败论英雄,但凡亡国之君必然昏庸残暴,但凡败军之将必然治军无能。若袁本初为庸人,那么在官渡之战击败袁绍,官渡之战后灭亡袁熙的曹孟德,如何神武?若窦建德为无能,那么在虎牢关下,致使大夏一战败而亡国的秦王李世民,如何英武?击败强大的对手,才能说明自己更强。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,唯有兵强马壮者称雄,故而以蜀国区区之地,以蜀地区区之民,灭于更为强大的曹魏也属正常。亡国后的阿斗恪守本分,示人愚笨,未有僭越行为触怒司马氏,故而方得善终。(中共洛阳市委办公室 张长海)